请输入关键字
top
2016年远洋爱唱响之贵州行随行札记《2》
时间:2016.08.01

2016年7月22日

我们来到贵州边界小学的第二天下午走访这里的贫困学生家庭,我们这一队去的是贝小信家。一路上校长跟我们介绍着小贝同学家里的情况。

爸爸因病去世 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姐姐前几年突然出走,杳无音讯 小贝和46岁的妈妈每月靠政府50块钱补助生活 ······ 一边听校长的讲述,一边脑补着,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 快到小信家了 一阵欢声笑语传来 几个跑到屋顶上的小孩在冲我们打招呼 其中一个小男孩对我们做着鬼脸 我们也向他们挥手示意着 天真、友好、淳朴······我想把所有好的词语用到他们身上。

“前面就是贝小信家了” 一间简陋的小屋出现在我们面前 破败、贫穷、陋室······ 没有别的词语来形容眼前的这个房子了。天色渐暗,我们往屋子里走去,此时,屋内杂乱昏暗,一个发黄的灯泡,贴着墙发着萤火之光,透着夕阳的余晖,我们扫视着这个家庭。小贝家平时烧火做饭用的灶火,小贝妈妈住的床,说是床,其实一直两块石头垫起的一张门板。小贝的母亲今年46岁,早年丧夫,女儿失踪,现在与13岁的儿子贝小信相依为命,不知什么原因,现在有语言障碍。我们之间的沟通都是靠贝校长传达。

我们到时,小贝的妈妈正准备做饭,我们没有打扰,只想记录下最真实的内容。小贝和妈妈的晚饭,一份蒸米饭,一锅辣椒汤。不要惊奇,这是他们日复一日的饭菜,一个小时后,小贝从学校赶回来。因为他晕车 所以选择走路回家,对小贝来说他早已经习惯,每天上下学四小时的路程,小贝胳膊和腿上无数的划痕好像让我们知道了许多。一开始小贝并不配合我们的拍摄,这并不奇怪,上午在学校的时候跟他打招呼,他只是善意的点头,更多的是羞涩和不自在,好在志愿者和他比较熟络,他们开心的聊着,我们在旁边纪录。晚饭后,与贝妈妈聊天,家庭的不幸,沉重的负债,两个人一年1000块生活费,我算了一下平均一人一天一块三,正值决胜冲刺小康的伟大阶段,我不知道有没有把小贝和贝妈妈算在决胜小康的队伍里面? 采访结束我们工作人员凑了一千块钱留给这对母子,此时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希望他们能过的好一点······


2016年7月23日

我们此次贵州行的最后一天,一大早我们来到了小贝家,他跟妈妈正在洗漱······贝妈妈洗脸用的是洗衣粉,小贝凉水洗头,临走时,我们问小贝有什么愿望? 他给我们写下了下面这句话:带着妈妈去望谟县城买衣服贝。小贝妈妈,今年46岁,还没有去过望谟县城,甚至很少走出自己的村子最后一天,去学校与孩子们道别: 纯洁的脸庞 无辜的眼神 总是那么天然无公害孩子们为我们写的信,每一个字都可以让人潸然泪下但是哥哥姐姐们不希望看到你们哭 希望你们能快乐的成长,有朝一日能走出大山···原本不爱说话的小贝,意识到我们要走,泪水夺眶而出,与我们拥抱再见,小贝 再见,贝妈妈 再见,贝校长 再见。


边界小学所有的孩子们:希望你们能够坚守住内心得宁静,好好学习,能早一点走出大山。若有机会 我们一定还会回来看你们,希望那时,这里公路已经修好。最大的愿望是这里的1300名居民,已经搬下山,过上新的幸福生活。

一路走来,我们践行公益,奉献爱心,其实无论你给予他们多少物质的东西都是有限的。节流不如开源,我们在提倡绿色,呼吁可持续。我希望我们的公益也是绿色的、健康的。听说这里只要家里养羊的人家就很富裕了,每只羊能卖1300块。

我们有一个愿望:希望小贝家能有一对山羊,每天放学后小贝去山上放羊,去给它们割草、挖菜,回家后把羊赶进羊圈,然后去写作业。我们希望小贝妈妈能养一群鸡,不但能用卖鸡蛋的钱去贴补家用,还能为瘦小的小贝补充一点营养。我们希望:边界能早点修好公路。修好这条可以让孩子们走出深山的路。我们希望:此处的1300名居民早日搬出大山,远离这原本就不宜居的地方。我们还希望:公益之路更加光明,更加绿色和健康。

我们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孩子们能健康成长,早日插上飞跃高山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