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top
2016远洋爱唱响之贵州行随行札记《1》
时间:2016.08.01

2016年7月21号我们踏上了前往贵州的行程,目的地---贵州省望谟县打尖乡边界小学,去看望那里的孩子们。对于我们来讲都是第一次来贵州,从飞机落地到换乘大巴车,我们的眼球一直被这里的美景吸引着,没有名山大川,更多的是秀丽与别致。

车行驶三个小时后,天空下起了雨,这着实让大家紧张了起来,因为上山的路都是盘山而建,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若愚降雨,会有滑坡和泥石流的危险。幸运的是雨很快就停了,更幸运的是,天边挂起了一道彩虹,一幅挂在清澈天空的彩虹卷轴,如此美景让我们这群从雾都来的小伙伴兴奋不已,拿出相机一顿“咔咔咔”。




景色虽美,仍需前行。行驶到四个小时的时候眼前的公路消失了,司机师傅一个打轮,车头驶向了一条看起来不应该行车的土路,说是土路,但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子,此时,我们才恍然大悟,颠簸的行程才刚刚开始······

车速降到了20码左右,但是崎岖的山路还是把本已经熟睡的小朋友们”喊”醒了,更严重的已经在呕吐不止,车底时不时传来石头碰撞保险杠和轮毂的声音,司机师傅边开车边自言自语:这是什么破路,可怜我的车啊,心疼····坐在最后一排的我们几个,屁股早已被颠开了花,当时唯一的希望:赶紧到达目的地。打开信号时有时无的手机,在地图软件上不停搜索着距离终点的距离,100公里,80公里,50公里,30公里······

我想此时车窗外再漂亮的景色也无法再吸引被颠簸的七荤八素的小伙伴了吧。 车队行驶到一条浅滩,前面是一条小河,本以为司机会在此停下,大家也好下车缓缓,但是司机师傅竟然毫不犹豫的加速行驶而过,车上的人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而我在心底为司机的车技竖了个大拇指,点了个赞。 这一路上,心底一直有一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我们去的地方的1300名居民不搬到生存环境好一点的山下生活呢?这里没有耕地,偶尔能见到一小块位于半山腰的玉米地,估计一下雨也跟着滑坡了吧。 还在神游,突然听到坐在前面的人喊“没路了,路被堵住了”,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台挖掘机正在作业,根据这一路的经验,前方应该是发生了滑坡,为了安全,大家都在车上等着没有选择下车。大约过了十分钟,前方有人向我们挥手示意,路通了。

“还有多远啊”司机用贵州普通话回答到“还有四五公里”,四五公里,那就是快到了啊”高兴的聊起来,“四五公里那是直线距离,盘山路还远着哩”刚刚亢奋起来的小心情顿时被司机的一句话浇了一盆凉水。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突然间车停了下来,原来一群山羊挡住了我们前行的路,不管司机如何按着喇叭,它们依旧倔强的徜徉在路中央,仿佛是在宣示着主权。

没错如果不是我们的打扰,它们怎么会被迫让路,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的地盘。
路上偶尔会遇到骑摩托车的人,他们一骑绝尘,当我们的车驶过他们,放佛是一场沙尘暴,不忍心但又没办法。一路上遇到的孩子只要看到我们都会驻足向车辆敬一个并不标准的礼,当时山路颠簸加上视线模糊,真遗憾没有拍到他们。


大约又过了个把小时,车子行驶到一个村口,说是村子其实就是几幢建在半山腰上的小房子,再远一点可以隐约看到一面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那应该就是边界小学了吧。





此时有一个身着白衬衫看起来很斯文的男子走向我们,带队老师说这就是校长,估计前面车也开不进去了,我们索性下车改为步行。

寒暄过后,校长带领我们往学校走,远远的看到当地的孩子们已经整齐的站在学校门口两侧,他们皮肤黝黑,个子矮小,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布依族的衣服,纯真的眼神,略带羞涩的笑容······这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初来乍到的我们深深感受到当地孩子们的友好与亲切。


在这里,我们将与孩子们一起度过难忘的三天时光·····(未完待续)